www.88sbc.com_www.88sbc.com-【授权网站】

社友网

2019-10-16 10:16:58

字体:标准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责任编辑:www.88sbc.com_www.88sbc.com-【授权网站】社友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

继续阅读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门推荐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
百站百胜: 轻松砍21分比肩阿联!广东原来还有个第五外援 为入奥蓄力?体操联合会将在中国举办跑酷世界杯 在美國給小費是種什麼體驗? 李克强会见萧万长一行 朝阳法院签约引入金融服务系北京破产审判领域首次 台当局封锁介绍惠台政策网站台办:与台民众利益对立 铁货现跳涨逾7%高盛上调铁矿石价预测 奥飞娱乐游戏子公司亏损:称团队解散实已另起炉灶 国奥为中国足球及时打下强心剂末战大马打平就出线 名爵EZS正式上市售价11.98-14.98万元 广东省省长马兴瑞:大湾区需要金融服务 脱欧进程全梳理:一鼓作气、再而衰、三而竭 中国人寿去年净利114亿降64.7%,市场份额重回20… 联储官员回应降息疑云:保持耐心近期不可能经济衰退 “股神”巴菲特:美国经济增速似乎正在放缓 美股IPO热潮可能不是好迹象表明私人投资者急于套现 不是12月31日这个西班牙小镇在8月庆祝“新年” 张明:美元的下行压力来自美国经济增速的下行 土耳其会是那只煽动的翅膀吗? 全新梅赛德斯-奔驰GLE开启预售预售价74-85万元 国盛策略:A股会有波动但不用怕建议做好三手准备 中国周边国家纷纷加入太空竞赛日本印度最具优势 国土局女干部因父母外逃被错误羁押17年后获赔 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降至两个月低位 索帅7大任务:抵抗巴萨梅西续约德赫亚清洗毒瘤 全新旗舰SUVBMWX7将于4月15日上市 外媒:驻日美军演练夺岛新战术或针对中国南海岛礁 《华尔街日报》去年最准预测者:衰退将从2021年开始 基岩资本:中国科技企业还处于赴美IPO“超级周期” 内行的索帅转正了外行人的公式相声可不灵 对阵波尔马龙赢老将对决找回霸主地位指日可待 高盛下调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预期 西班牙人大名单:武磊继续入选10号大将回归 传Grab有意剥离金融业务:与蚂蚁金服和PayPal探… 翟晓川23+9顾全18分深圳胜北京创历史总分2-2 拜耳集团总裁沃纳·保曼:开放的中国将更成功 油价今夜可能要涨下一波降价要等4月降税以后了 中国电信5G技术首次亮相博鳌亚洲论坛年会 全球股市被美债收益率倒挂带崩经济危机真的来了? 大佬2.38亿美元买豪宅将曼哈顿一季平均房价推高5% 安徽淮北有座4个人的村小 范冰冰&张帅:为他站台、为她撑腰,有一种友情叫我们都在 大V热议国足垫底:文过饰非让人厌恶谁管中国足球? 42岁阿婶整容变热巴翻版称受高仿“范冰冰”鼓励 英国百万民众大游行:停止脱欧网上签名超450万 赵长江:比亚迪要用强大产品矩阵提振中国车市 直击|华为2018年研发费用1015亿元占销售收入1… 名爵EZS正式上市售价11.98-14.98万元 港媒:消费者用脚投票中国购物中心日益两极分化 外媒:你们了解中国吗?你们该去中国看看 河南尘卷风续:重伤儿童已手术其余19人伤情稳定 罗志祥直播献主播处女秀即兴演唱网络红曲 中国在这一领域贡献值超越美国:甩他国一条街 上涨行情中数量见长的看空研报你怕不怕? 杨幂秀库存剪发美照穿红衣一头长发飘逸十足 亚股周二反弹美债收益率脱离低点 美“重返月球”计划被批不靠谱连能用的火箭都没有 华为爱尔兰官方深夜发推:感谢Tim暖场重头戏开始了 经济日报:科创板投资切忌“赌一把”心态 斯里兰卡国家电视台萨郎卡:要去提高内容质量 SpaceX或于下周发射新一代重型猎鹰火箭 戴姆勒看好吉利的“造血”能力——世界汽车产业合作共赢… 环球通证现跌逾27%联交所进行取消公司上市程序 Lyft上市次日跌入熊市美股IPO打新热还能持续多久… 吉诺比利球衣退役场边第1件礼品,竟然是纸巾! 国足在中国杯就是输输输!两年全败这次1球没进 李妮娜前辈选手去世曾是空中技巧首位冬奥冠军 花旗:香港地产股或迎重估首选新鸿基恒基及新世界 上汽大众途岳将新增入门车型搭载1.2T发动机 响应增值税下调政策广汽丰田C-HR价格下调 科创板满月注册制初现 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集资诈骗案一审公开开庭 前第一夫人厌恶特朗普:将\"特朗普倒计时钟\"摆床前 新西兰反对党:政府仓促修改枪支管理法案说不过去 王晓晨方否认恋情传闻配翻白眼表情包回应 袁立宣布结婚: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 河北涞源反杀案当事人申请国家赔偿104万 联讯策略:下跌抵抗如期出现如何应对结构性行情 李蓓:经济见底最早在今年底或明年初股市也会再探底 黄金期货周四下跌1.6%跌穿1300关口 闽港控股去年盈利941.6万元不派息 中达集团控股2018年度转亏6706.1万港元不派息 柔似蜜康斗失火85歲華裔老人喪生 国内首个冬奥主题博物馆面向全球公开征集展品 猫眼娱乐多元业务驱动高速增长上游业务潜力巨大 商丘学院被指“明码标价出售请假条”学校否认 外媒:无协议脱欧或成默认选项欧盟为此已做好准备 超五成受访者虫草姑娘骗局是利用别人信任 王群航:投基的“底线”是要注意回避小微基金 华为重新定义拍照底气何来?何刚:大力投入研发 索帅兑现曼联妖王恐怖天赋这帝星入市也值1个亿 韩国放送公社林炳杰:跟技术公司合作非常重要 图文:中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主持人杨锐 小龙女母女又起冲突!吴绮莉报警寻女仍因不满吴卓林老婆 英镑兑美元快速转跌跌破1.30创两周最低 JessieJ自曝与男闺蜜大胆照片男友查宁:很无语 范冰冰&张帅:为他站台、为她撑腰,有一种友情叫我们都在 建银国际:网龙维持跑赢大市评级目标价32.5港元 600艘中国渔船包围中业岛?菲:没那么多已提抗议 第18届世界警察和消防员运动会将亮相成都 潘基文:中国还会有5亿多人口走向城市 中国炒房团的“威名”四起为啥不敢去德国炒房? 太空探索之路,真的值得人类付出生命的代价吗? 乐信CEO肖文杰接受央视采访:5G加速新消费时代到来 郭京飞晒《都挺好》严肃全家福一秒变孙悟空破功 人民币汇率创去年7月以来新高外贸企业注意结汇风险 库尔图瓦:不后悔加盟皇马希望和阿扎尔再做队友 以色列遭加沙火箭弹袭击总理将缩短访美行程 生育率持续下降世界多国为鼓励生娃操碎心 英议会现半裸抗议,议员们的反应亮了 博鳌\"革新与开放:金融科技的机遇与挑战\"分论坛实录 還在糾結網紅墻?!那是最低配!打卡專為ins/朋友圈設… 女出纳依靠管理漏洞套取586万医保基金狂买奢侈品 高盛:洛阳钼业目标价降至3.4元维持中性评级 陈家乐用奖金吸引工作人员出席庆功曝陈滢开车猛 中国非法组织自创教材远销海外三天造就“国学教授” 港股通(沪)净流入24.2亿港股通(深)净流入8.0… 习近平谈建设网络强国 数十亿年前火星曾有河流?河道比地球上的更长更宽 蔡英文南太行撒钱\"买外交\"台媒:与韩国瑜成鲜明对… ONE冠军赛开启东京站格斗盛世众多巨星亮相发布会 57+61!疯狂两战让主帅拜服就因这不轮休哈登 蔚来汽车通过竞业禁止条款阻止IPO投行为对手服务 90后成垮掉的一代?齐祖的感慨爸妈这样说过你吗 武大赏樱被打小伙:我爱国没穿和服中国人不能打中国人 主帅解释为何不让武磊首发:要摆大巴只能牺牲他 申花:安排钱杰给进行爱国教育跟他学中文+唱国歌 华为发布P30系列手机:首发十倍光学变焦 奥迪A5敞篷版谍照曝光将于年底亮相 基层干部吐槽文山会海:32个工作群一周20个会 大和:特步国际下调至持有评级目标价5.5元 湖南一网约车司机被害嫌犯自首滴滴发声明 欧盟今天起给予中国6600吨鸭肉的单独国别出口配额 《复联4》内地确认定档4月24日领先北美两日上映 全新奔驰C级PHEV海外谍照曝光2020年发布 亿万富翁Forrest警告:全球铁矿石市场可能供不应求 张雨绮面对私生活曝光很无奈直言孩子唯一软肋 谢霆锋受访称曲奇致癌成分很低媒体很不公平 雅尼斯:这不是北京的比赛节奏优势回到对手了 映客度过行业洗牌期寻互动型产品机会出击海外 韓國瑜不表態民進黨團諷:等候黃袍加身 龙校关闭:大范围萎缩复招难度大坑班时代能终结? 用人工智能发现两颗新系外行星 AirPods致癌?苹果否认,但并未公布辐射值 佳源国际控股:18年归属股东净利增34.7%至17.9… 小诺维茨基赛季报销!生涯第二季已场均18+9 AI遇上音乐谷歌工程师告诉“巴赫涂鸦”背后那些事 海航董事长陈峰回应质疑:欲望把我们推向了快车道 摩拜单车涨价了!起步1元骑行每超15分钟加收0.5元 聂卫平炮轰国足:不学无术!给中国人民丢人添堵 胜利英等人曾集体更换手机近两年罪证已被销毁 朝阳法院签约引入金融服务系北京破产审判领域首次 大飞机学院落地鄂尔多斯:为国产大飞机输送人才 杨幂秀库存剪发美照穿红衣一头长发飘逸十足 深度|0胜29负耻辱下仨毛头小子成战神的希望 左右開弓美太平洋成功模擬攔截洲際飛彈 赛季最佳!中圈绝杀!他终于追上游戏中的自己 新加坡出台假新闻法案要求社交媒体及时发布更正 黄光裕:明年我不出狱股民:闭嘴你出来 奇葩地方官放款1100万61场借贷官司几乎全胜诉 特朗普提名的联储理事:我比总统更支持移民和贸易 乌大选出口民调:前季莫申科无望进入第二轮选举 河南焦作涉投毒幼儿园招牌已经不见内景曝光(图) 向欧洲输出中国AI这家中企引外媒惊呼 让我们一起来pick下女明星的精致生活 财经观察:美国经济增速缘何大幅放缓 部分APP陷\"窃听门\"事件\"算计人心\"是怎么… 绿叶制药飙逾9%去年多赚近三成三 高盛:洛阳钼业目标价降至3.4元维持中性评级 欧洲议会批准互联网版权新规被指代价高昂 48张3月Nature子刊封面,哪张最打动你? 性感女教练身材火辣男学员爆满 阿里巴巴去年纳税516亿元居互联网行业纳税第一名 非洲佛得角征收机场安全税分两种最多缴约35欧元 高盛与苹果合作推出AppleCard但自家分析师并不… 曼联续约铁主力陷僵局巴萨巴黎尤文都想免签他 直击|李小加:云计算的算力将成为新的能源 专家点评:中美货币周期走向收敛利率下调概率提升 张丽娜回归就开场?这季Icon超模太厉害 英特尔杨旭:数据是未来的石油企业练好内功才有价值 美国一波音737MAX型号飞机迫降机上无乘客 19岁中国健身妹臀部上面放水杯实力挑战卡戴珊 股债汇三杀的土耳其对我们有什么启示? 中超前瞻:国安直指3连胜恒大复仇战或再遇麻烦 百强企业拿地态度趋谨慎拿地金额比重降19.7百分点 2019-20年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确定新赛季11位船长 蒙牛慢燃项目卷入传销案背后:上万代理超1亿资金难退 两代张无忌同框!曾舜晞吴启华合影引发回忆杀 电动汽车\"抢人大战\"白热化:苹果抢关键技术高管 94版\"赵云\":当年拍打戏都自己上有特效能拍疯了 ONE冠军赛马尼拉站对阵卡发布将有两场冠军战 余承东:华为移动AI概念出自华为其首先提出AI处理器 AT&T下周开售MagicLeapOne能和权游… VIPKID米雯娟:家长学生通过共享经济受到更好的教育